欢迎进入平煤股份供水分公司信息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新公告 more
  • 二月份水质公示

        检测项 目 浑浊度 色 度 臭和味 肉眼可见  物 耗氧量 菌落总 数 总大肠菌落 群 ...
  • 四月份水质公示

        检测项 目 浑浊度 色 度 臭和味 肉眼可见  物 耗氧量 菌落总 数 总大肠菌落 群 ...
  • 一月份水质公示

        检测项 目 浑浊度 色 度 臭和味 肉眼可见  物 耗氧量 菌落总 数 总大肠菌落 群 ...
  • 三月份水质公示

        检测项 目 浑浊度 色 度 臭和味 肉眼可见  物 耗氧量 菌落总 数 总大肠菌落 群 ...
  • 十二月份水质公示

        检测项 目 浑浊度 色 度 臭和味 肉眼可见  物 耗氧量 菌落总 数 总大肠菌落 群 ...
  • 十一月份水质公示

        检测项 目 浑浊度 色 度 臭和味 肉眼可见  物 耗氧量 菌落总 数 总大肠菌落 群 ...
  • 十月份水质公示

        检测项 目 浑浊度 色 度 臭和味 肉眼可见  物 耗氧量 菌落总 数 总大肠菌落 群 ...
  • 九月份水质公示

        检测项 目 浑浊度 色 度 臭和味 肉眼可见  物 耗氧量 菌落总 数 总大肠菌落 群 ...
愿景理念 more
·供水总厂企业愿景理念
专题报道 more
·深入一线 靠前指挥
·创先争优活动风采展示(三...
·供水总厂深入开展“为民服...
·总厂举办建党九十周年征文...
·创先争优活动风采展示
·创先争优活动风采展示(四...
·深入开展创先争优活动风采...
·总厂“纪念建党90周年牌版...
水厂故事  
 

父亲的记忆

来源:四分厂 作者:张超池 更新日期:2015/9/28 15:22:29 点击次数:728

夜间悚然醒来,只感觉一阵阵的心跳,睁开眼睛,不见了梦中熟悉的父亲身影,四周黑乎乎的死一般的寂静,偶尔伴随着屋外草丛里的虫鸣。
    不知不觉间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几年时间,他的容貌在我脑海中也多少有些模糊,只剩下印象最深的几片烙印:
    幼童颠颠地领着一条大黑狗,站在村头石桥上依依不舍向远方男人挥手。这是我最早的记忆,那时家境困难、吃不饱饭,对于幼年的我来说,只要父亲探亲回来,意味着我就有了雪白可口的精面馒头,闻着喷香、咬上一口满嘴流油的肉火烧能吃了,也有了在小伙伴面前炫耀的资本。 
    儿童时父亲把我带到平顶山去读书,刚去时就像进了大观园,食堂里的油条豆浆真是香啊!矿上职工澡堂真大啊,又热又深,在里面洗澡太舒服了。有次生病难受,父亲给我捶背倒水陪了一晚,这时的我只记得一股浓浓的父爱。
    青少年的我心比天高,一心要去看外面的世界,父亲对此没有阻拦,只是把我的行李装好,亲自把我送到车站,在汽车启动时对我说了一句:“到了外面好好干,不顺了记得回来。”这次换成了父亲对我频频挥手,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天边。
    结婚典礼上,当主持人喊着同拜高堂,我和妻子向父亲行礼时,看到的是父亲眼中满满的喜悦、责任尽到后的轻松。最小的孩子成家立业意味着一个传统父亲使命的完成,这一刻父亲那灿烂的笑容永远印刻在我的脑海中。
   “超,你看我能吃吧喝了一碗稀饭又喝了一盒牛奶。”“嗯,吃的不少。”“你也睡吧我今晚没事,不难受。”这是父亲久病之后一个晚上,当局者迷我没意识到这是父亲回光返照,第二天父亲就与世长辞,这竟然成了我跟父亲最后的交流。现在想想我也很幸运,能够在兄弟姊妹当中陪着父亲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父亲很小时候奶奶就去世了只剩下爷爷带着父亲和三个姑姑一起生活。少年丧母本就是人生一大惨事,祸不单行,在老家人所说“年景”,也就是上世纪四十年代河南大饥荒,其惨状在电影1942中可见,为了给父亲姑姑们一条活路,爷爷含泪将三个姑姑卖到南阳,从此只剩下鳏夫寡子相依为命。至今想起几十年后,当初年仅11岁的大姑凭着儿时记忆带着二姑三姑找回老家,姐弟相见抱头痛哭的场景,都忍不住潸然泪下。苦难的环境,造就了父亲从小性情倔强、好胜不服输的性格。长大后父亲招工去平顶山矿务局工作,爷爷母亲带着我们兄妹一起在老家生活。
    父亲和母亲属于老式婚姻,和那个时代大多数人一样,只是他们到老都没有磨合好,生活中一直磕碰不断,两人感情很是不好。只是那时基本没有离婚一说,出于对家庭的责任、父亲的义务,只能把日子凑合过下去,把我们兄妹五个一一养大,成家立业。年少时的我出于对母亲的感情,曾经对父亲多有怨意,直到自己为人夫、为人父后,才体会理解到父亲的心酸与不易。等到我们明白父亲、理解父亲,想要给他一个幸福晚年的时候,却又传来了父亲肺癌晚期的噩耗,在医院病房抗争一年后,终归撒手尘世,父亲想在走之前再去南阳见姑姑们一面的愿望也没能实现。上天不肯给我们这个机会,逝去的终究不会再来……
    如今,父亲一个人静静地躺在落凫山下的槐树林中,除了逢年过节我们兄妹给他上坟送纸外,每日陪伴他的就是四周茂密的迎春花和蒲公英,头顶上空尖尖的风哨和鸟鸣。就像歌曲丁香花中的,虽然人物故事不同,但是背景结局一样。希望父亲能够在天国和爷爷奶奶姑姑相遇,全家团聚,享受他缺失的关爱,弥补此生的遗憾吧……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